网站正在迁移中,敬请期待

搅团:不知站着吃还是坐着吃的美食

搅团

搅团,名不见经传,真正的民间食品。以陕西而言,关中和陕南的贫苦农民,几乎家家都吃,吃了不知几百千年。先前没听说有谁称赞过它,公社化期间,我多次到商洛地区,常听人把搅团叫做“哄上坡”,意思是说,尽管填饱了肚皮,下地干活时,刚爬上坡,就饿得肠肠肚肚咕咕叫,不顶用的东西。一九九五年秋天,在关中西府陇县东南乡演峪山村,我问当过多年基层干部的康致强老汉,对搅团有何评论,他说:“食堂化时吃了一年的搅团,胃都吃酸了。如今见了就犯心酸。”

然而搅团似也不可小看。既然老百姓吃了许多年,便属有功之物。既吃之,即便在穷苦时,不得已,却也不会没有一定的发展与提高。尤其是不会没有带着浓厚乡土气息的民风民俗渗透其间。而且由于时代的变迁,人们生活水平与条件的改善,搅团也如其他许多普通食品一样,可能变得身价百倍。所以,我还是决计要对搅团作一点了解与评说。

搅团的制作方法,可以说很简单。但也不易做得很地道。一般用包谷面均匀地搅拌于滚开的锅中,边撒面粉边搅拌,要搅得十分地均匀,无一点疙瘩方好。俗话说:“搅团要好,七十二搅”。搅团搅团,要害就在这一“搅”之上。成品大约可以形容为较稠的浆糊。只是吃时也有若干不同的款式。最普通的吃法是:将做熟的搅团用勺子盛在碗里,浇以热汤菜,即可食用。若要变换花样,还可用一种特制的漏勺,将热的搅团盛入,漏进凉开水盆中,成蝌蚪状,这叫做鱼鱼,或者粉鱼,或者蛤蟆骨斗,可浇热汤吃,可凉调吃,也可炒了吃。还有一法,将搅团趁热倒入盆碗之中,待凉透后,慢慢地倒出来,切成条块,烩了吃、炒了吃、凉调了吃,皆可。在贫穷的过去,人们只要稍有可能,总也常常变换方式地来吃这极普通极不值钱的搅团的。而若是有点儿改善生活的条件时,那搅团,也不总是特别令人厌恶的。譬如在烩搅团块时,用了酸香扑鼻的浆水菜,而又加以上好的油泼辣子,再调点香菜末和葱花,滴几滴香油,这是很好吃的,至少应该归类于粗粮细作。还有一点,老陕吃搅团,大多要调辣子,调得碗里红如血,吃罢嘴角一片红,耍的就是这个辣。

在演峪山村,在当过生产队长的康致荣老汉家,我按照当地最典型的方式吃着搅团,听他们说关于搅团的故事。这吃法是:将搅团盛在一只大盘子里,每人一小碗用酱油醋和辣椒油调成的汁子,然后一筷子一筷子地蘸了来吃。这故事更有趣:原来,陇州人不只常年四季吃搅团,还给搅团规定了几个必吃的黄道吉日。第一是农历的年尽日,早饭必是搅团,说法是:“三十早上吃搅团,一年到头够搅缠。”“搅缠”者,花费也、花销也、用场也,总之,吃了这一顿搅团,这一年将不愁生活过于艰难。县土地局的驾驶员葛师傅更有妙解,他说:“搅团是个没头没尾的东西,所以象征着无穷无尽。”还有一说:“缠红”,认为搅团谐“团圆”音,吃了将红红火火,无灾无难。正月初五再吃,也是必须吃,但说法却截然不同,叫做“粘穷土”,或者“断穷土”,是要将先前的穷苦气,一下子扫除干净,用那能够粘贴东西仿佛浆糊的搅团来完成此项大任。还要先将屋里屋外的脏土垃圾打扫干净,堆放于远离家门的一处,上边置一大的爆竹,放响后再吃这一餐搅团。再过两天,正月初七,又吃一次,叫做“缠魂”,或曰“拉魂”,因了这一天是人七日,为使一家人等个个平安,用搅团把魂缠得紧紧的,拉得住住的。真是同一个搅团,不同的日子,便有不同的用场。人是最会玩花样的,一个极普通极平常的搅团,编造了这样许多名堂来吃,我们这个星球上的万物都望尘莫及。

关于吃搅团须蘸调料汁子,未见过未吃过可能闹笑话。文化大革命时干部被下放农村劳动,有一南方同志,第一次吃搅团,看那浆糊般的东西,真有点“老虎吃天,无处下爪”。犹豫片刻,拿起筷子夹一块往嘴里塞。觉得实在不是味。老乡看他不懂,告诉他:“蘸着吃。”这个“蘸”,老陕说起来和“站”没有任何差别,他听了一楞,怎么?吃这东西还要站着而不能坐着?他虽不理解,终究站了起来。老乡看他站起来,以为他客气,又说:“蹲着吃,蹲着吃。”他倒是听明白了这个“蹲”字,“蹲”就不是站,于是再坐下来。老乡见他又往口里送白搅团,连忙又说:“蘸着吃,蘸着吃!”他莫名其妙地又站了起来。这个“蘸”字,他还是没听懂。浆糊般的搅团,若不蘸了调料汁子,确是难以下咽的。这故事,是我的堂弟媳辛亚玲讲给我的。她读了登在《陕西广播电视报》上我所写关于搅团的文章,认为需要补充这样一个故事。

一九九五年在陇县演峪山村吃搅团的事,一晃就过去了十三年。搅团的身价不知不觉竟提高了许多倍,如今它已经大摇大摆地走进饭店、宾馆的各种宴席,并且成为许多人的喜爱。当然也经过了改进,增加了不少新原料和新的制作方法。搅团也在与时俱进。我刚刚跟原法门寺博物馆馆长韩金科到西安一家专门经营陕西地方饭菜的“杂粮食府”去用餐,那里就有好几样搅团上市,都很受欢迎。需要蘸着调料汁子吃的那种也有,只是那调料汁子也按照不同人的口味分别盛在精致小巧的碗盘里,人们大概再也不会发生当年那站起来还是坐下去的误会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Captcha Code